藝文HOT訊 > 何德來 Ho Te-lai 1904 – 1986

何德來 Ho Te-lai 1904 – 19862016-01-05

自畫像│油彩、畫布│1963

45.5 × 38 cm

自畫像│油彩、木板│1928

33 × 24 cm

何德來 Ho Te-lai 1904-1986


何德來 1904 年生於苗栗,9歲赴日求學,東京美術學校畢業後於1932年自日返台,於家鄉新竹發起畫會,提振地方美術風氣並貢獻所學,三年後返日定居。何德來一生淡泊名利,不崇尚參加官辦展覽,不以賣畫維生,為藝術而藝術,以東洋、西畫、書道各種方式表達自己的主張;其繪畫主題涵蓋宇宙自然日月星晨、生老病死輪迴、文字詩歌入畫;畫風顯示對生命慧黠之洞察及對社會公眾的關懷。何德來畢生創作100餘件作品由後人何騰鯨於1993年全數捐贈予台北市立美術館,將創作完整典藏於故土台灣,紀念何德來歸鄉之心願。






【 作 品 賞 析 】


吾之生│油彩、畫布│1958│130 × 194 cm


我底生命,只有一個,我底命運,只有一個,覺得很寶貴。《節錄至何德來詩歌.我的路》何德來為台籍旅居日本之藝術家,長期浸潤日本文化及藝術氛圍,對生命之體悟及對台灣故土的感懷成為何德來藝術創作的核心。《吾之生》為何德來懷念往事的自畫像:藍衫的母親、肚兜的嬰孩、溫柔的懷抱,母子壯碩結實的福泰,充盈飽滿幸福感。金黃色畫面暗示稻穗成熟,傳遞鄉土氣息;畚箕、鋤頭、搖籃、對聯,鉅細靡遺地描繪物件,顯示何德來對童年往日的回憶。



                                                          

                                                                  台灣的夕 陽│油彩、畫布│1929│33 × 24 cm           

                        

       流逝的歲月│油彩、木板│1936│33 × 24 cm 


《台灣的夕陽》為何德來在日本時的創作,殘陽透紅天空,灼燒般的熱情讓樹木也躍動起來,大色塊、粗曠線條營造天地共舞的意象。何德來說:「被黃昏的天空吸住了似的,我底心,想著故鄉的山,故鄉的河。不知從何時起喜歡描繪天空的夕暉,心便靜和下來。」


1936年何德來創作《流逝的歲月》展現收放自如的寫實功力及簡練的塊狀敘事能力。淨空的屋內,無人的座椅,述說著昔日的光景不再。曲線流暢的西式家具,打破僵直的直式線條,平衡活潑了畫面構圖。沉靜簡斂的色彩,也因為彎曲鋼管和玻璃窗上的白色,而有了耀動的光輝。


           

                     明月│油彩、畫布│1963│130.5 × 194 cm

      
              月明│油彩、畫布│1963│72.5 × 91 cm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對月亮反覆描繪,是何德來對故鄉無盡的懷念。旅人無論行到哪一個角落,均能抬頭仰望高掛天際的星象,因此月亮成為離鄉背井遊子寄情的對象。《明月》和《月明》是純粹黑色油彩,卻以特殊風格和技法分別帶出水墨及版畫的趣味。巨幅《明月》諾大畫面以幾道水平線勾出寧靜海面,小山凸起,一輪半月高掛天空,構圖簡潔,呈現月形投射海面的光影、由遠而近排列的帆影、山丘徐緩變化的輪廓。《月明》綿亙的一線遠山,圓弧海岸線,沙灘環抱海灣,夜幕襯出高掛的滿月及銀光投射的雲影;左前方設一墨色岩塊,達成構圖平衡;白灘上的一對人影則襯托出海面的遼闊。


                         

   今日仍在旅途│油彩、畫布│1951│160 × 130 cm                 

                   月光│油彩、畫布│1962│53 × 45.5 cm


                                  

                                                            春  │油彩、畫布│1953│130.5 × 194 cm

           

                幸福之花│油彩、畫布│1953│130 × 194 cm


何德來擅以巨幅繪畫表達反戰、反公害及對社會不公義的批判反思,流露強烈對社會及公眾的關懷。《春》、《幸福之花》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後1953年的作品,何德來以和平、幸福、安居樂業為主題反面控訴戰爭的浩劫。


                                              

                                                    人終須一死│油彩、畫布│1957│181.5 × 227 cm 

                

                   知天命│油彩、畫布│1965│130 × 194 cm


《人終須一死》是對生命的深刻體悟,畫面傳達生命的歷程:男女間的愛慾、小孩出生成長、老者逝世,如同人類生老病死的寫照。畫中裸體可能象徵脫去國籍、階級、識別的人類,貼近生命本質而不帶意識形態的標籤;構圖中含有東洋漢字、西洋英文符號,亦求將繪畫理念傳達給各式各樣的人們。何德來說:「人都會死去的,像落葉,像落日,從遙遠古早迄今不變。」《知天命》今日依然自許,要以人類一優秀分子為世人世事生存奮鬥下去。


五十五首歌│油彩、畫布│1964│130 × 194 cm


我出生於台灣新竹州苗栗淡文湖………
德來為父母共同為我命名,此名應為雙親給我之教誨……………
我很懷念,月亮總跟隨我走的日子……...........
「父」之為字,象徵父親以雙手及慈愛,將兒女高高捧起…………………
「母」之為字,象徵母親懷胎、生產並撫育兒女之姿………………
我認為地球為獨一無二,地球上所分出的許多國家理當萬國歸一………………
東洋有東洋的優點,西歐有西歐的長處,應予以尊重…………
夢夢夢夢夢,那個夢,這個夢,切勿在夢中哭泣!切勿哭泣!勿哭泣!這世界有人,也有黑夜。


何德來獨樹一幟的「文字入畫」,他持著濃淡不同的兩支筆著墨書寫,線條筆畫交錯疊壓,使字面產生晃動的視覺效果,模糊了書、畫間的分野。《五十五首歌》則將詩歌文學結合繪畫創作,為他自傳式圖像文字創作,構圖中以「夢」字構成畫幅底下的淺丘,唯一皎潔明月高掛天幕,襯托畫家的詩歌低語;畫幅左上方的文字以深色油彩反覆勾勒,使天幕色彩呈現深淺層次變化。


【 典 藏 衍 生 商 品     籍 】

何德來.台北市立美術館典藏專冊IV
                      何德來 水影 典藏絲巾

圖文資料來源:台北市立美術館‧北美館‧何德來台北市立美術館典藏專冊IV
<商品色彩以實物為準,圖檔僅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