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HOT訊 > 陳進 Chen Chin 1907 - 1998

陳進 Chen Chin 1907 - 19982015-08-12

陳進自畫像《思》 Source: 中國海西藝術網

台灣第一位閨秀畫家陳進1907年生於新竹香山,就讀台北第三高女時向日籍老師鄉原古統學習藝術,1925年負笈東京女子美術學校日本畫科,專攻東洋畫(膠彩畫、日本畫),受教鏑木清方、伊東深水名家。


1927年以二十歲年少之姿入選首屆台展,與林玉山、郭雪湖並稱「台展三少年」。戰前與廖繼春同為最早之台籍台展審查員。一生中作品多次入選台展、府展、日本帝展,為當時台灣畫界翹楚。


陳進膠彩畫風格優雅細緻,大家閨秀氣質躍乎紙上,此乃因膠彩畫技法以不褪色的天然岩石(如:玉、金)磨成粉,調以動物膠,附著於絹布上,過程複雜繁瑣,且上色後極難修改,畫家須構思完備後才著手添上顏料,呈現細膩工筆。陳進繪畫的題材呈現台灣「地方色」、「鄉土色」的在地風土人文,尤以閨秀仕女及花卉為長。隨著個人生命的成熟,由閨秀、慈母到一介慈祥的長者,年齡、心境之轉變點滴都反射在她畫作題材與內涵之中,而晚年頻繁旅行外國,亦將異國所見盡收畫中。


     

晚年的陳進與自藏畫作《合奏》合照,Source : 台北市立美術館、台中市立港區藝術中心官網

【 台 展 三 少 年 

圖說描述:1996年12月28日東芝畫廊舉辦『「陳進、林玉山、郭雪湖」台展三少年畫展』。右起郭雪湖、陳進、林玉山。(林國彰攝)

Photo source :catalog.digitalarchives.tw

日據時代,日本在台灣實行新式教育,台灣近代美術發展的高峰,一般皆認為以 1920 年黃土水入選第二屆「帝國美術展覽會」為肇始,這時期在台灣日籍美術老師的教學及鼓勵之下,台灣青年紛紛前往日本深造。來台任教的日籍美術老師,如石川欽一郎、鹽月桃甫與鄉原古統,有感於有志於繪畫的台籍青年,應該需要一個具權威、又富公信力的競技場所,提供大家琢磨、表現的機會,於是石川、鹽月等人與新聞界、文教界和官方人物共同倡議,促請總督府出面主辦台灣美術展,「台展」指1927年開始於台灣舉辦的「台灣美術展覽會」,承辦項目有東洋畫與西洋畫兩科,與當時日本的「帝展、文展」相同,均是仿效歐洲沙龍畫展的藝術評比機制,獲獎藝術家可以得到豐厚獎金及畫壇極高的榮譽。


第一屆台展由石川欽一郎等四名日籍畫家為審查委員,評選結果揭曉後,東洋畫部原先看好的傳統水墨全部落選,只有陳進、林玉山與郭雪湖三位年僅二十的台籍青年入選,首屆台展的結果引起當時台灣文化界相當大的震撼,便是所謂的「三少年事件」,而這便是陳進、林玉山與郭雪湖三人合稱「台展三少年」的由來;從此清朝傳統水墨畫在台展中消聲匿跡,起而代之的是日本畫(東洋畫)大行其道,台展因而決定了台灣美術進行的方向。


【 作 品 賞 析 】


陳進膠彩畫擅以閨秀仕女及花卉表現台灣風土人文,「鄉土色」的創作乃生長於斯愛於斯的自然流露。本書收錄陳進一生中各時期的作品,閨秀仕女,典雅而摩登,美目盼兮,傳其神似;花卉描摹其內在品格,映照靜觀自得的心境;後期的家庭親子素材、晚年的異地風光。呈現台灣風土人文的「鄉土色」及沉浸個人生命歷程。


1895年台灣被割讓給日本以後,在政治上與中國大陸分離,在文化、藝術上也就有了自己獨特的發展。50年後台灣光復回歸祖國,文化藝術上加強了「中國化」,如此數十寒暑。但在政治社會的變遷中,台灣人對「本土文化」興起了認同與探索,對「台灣美術」的行程與演變發生了興趣,也對日治時代的美術進行研究探討。陳進在日治時代即以活耀於畫壇,一生致力藝術創作,是二十世紀台灣美術史上傑出的畫家之一。陳進膠彩畫擅以閨秀仕女及花卉表現台灣風土人文,「鄉土色」的創作乃生長於斯愛於斯的自然流露。閨秀仕女,典雅而摩登,美目盼兮,傳其神似。主要作品如「悠閒」、「手風琴」、「合奏」、「芝蘭之香」、「嬰兒」、「萱堂」等,彷彿可見台灣早期閨秀自少女成長到為人婦、為人母的系列人生,「閒來無事不從容」是陳進人物表現的主調。花卉為題材的作品如「洋蘭」、「孤挺花」、「百歲蘭」則描摹其內在品格,映照靜觀自得的心境。


陳進擅長膠彩畫(東洋畫),採平塗技法,注重畫面細節,呈現細膩工筆。畫家須先作成小尺寸的底稿;後再製作與成品同尺寸的大幅底稿,並針對局部細節以小張紙面作精緻設計,黏貼於底稿之上;最終定稿後以不褪色的天然岩石(如:玉、金)磨成粉,調以動物膠,附著於絹布上,工序複雜繁瑣。


陳進繪畫的題材呈現台灣「地方色」、「鄉土色」的在地風土人文,尤以閨秀仕女及花卉為長,於當時殖民文化中,呈現對台灣的自主關懷。

一、陳進的「閨秀仕女」有幾點特色:
(一)、「美人畫」而非「肖像畫」:肖像畫注重主角個人特色;陳進的美人畫則表現理想典型美女,均有一致性的櫻桃嘴、柳葉眉、豐腴健康體態,作品著重在服裝樣式的描繪。
(二)、傳統保守、現代摩登對比:畫面主角所進行的活動、所處的環境空間、服裝傢飾的樣式蘊含傳統保守、現代摩登兩種元素。例如:《悠閒》、《化妝》描繪背景為私密閨房,《合奏》彈奏的樂器笛與月琴等均表達傳統保守之意;而同樣的作品中所展現的時髦歐式貴妃椅、典雅旗袍、俏麗短髮則流露時尚摩登之美。
(三)、「鄉土色」:作品中常見的鑲螺鈿黑漆傢飾、典雅旗袍、玉珮配飾呈現異於殖民日本文化的台灣本土風情。
(四)、寫實意境:作品中常見的鑲螺鈿黑漆傢飾為陳進生活圈真實可見之物件,例如:《化妝》中的兩曲屏風為陳新家的擺設。而晚期許多描繪家庭生活的作品也取材自生活場景。


二、陳進的「花卉」有幾點特色:
(一)、「工筆細謹」:陳進的工筆細謹,觀察入微,許多花卉以描邊方式精緻處理。
(二)、「圓滿幸福」:陳進常以略帶圓弧形或半圓形的背景襯托花卉,藉以襯出優雅靜謐的意境,亦隱含「圓滿幸福」之寓意。


手風琴 Accordion 1935  180 x 170 cm  膠彩、絹  台北市立美術館典藏

悠閒 Leisurely  1935  152 x 169.2 cm  膠彩、絹   台北市立美術館典藏  

《手風琴》以陳進的大姐陳新為模特兒,身著合身典雅旗袍、俏麗短髮,手持進口西洋樂器,端坐時髦歐式貴妃椅,展現摩登女子演奏時自信神采。選用手風琴這樣的圖像符號,陳進一方面顯示服膺殖民者文化所帶來的「現代化」,一方面依歷史記憶及傳統文化淵源重拾有力的語言符號,透過圖像的抉擇以區隔自我和他人。對她而言,海派旗袍髮式代表別於日本人的摩登漢族圖像系譜,而稀有高雅家具及昂貴樂器又使畫中人有別於當時娛樂圈女子的形像。《手風琴》呈現的意象是日治時期 30年代臺灣社會,一位有教養並且接受西方現代知識洗禮的摩登仕女,那不只是美麗的大姐陳新,同時也指涉著陳進自已。


《悠閒》所應用的構圖、線描、重疊、清水、膠墨、設色等,雖需繁複層次處理,畫面卻顯得簡潔大方、細膩精緻。畫中女子挺直頭部、眉清目秀,高度保持自覺但與觀眾沒有視線交會;手握書卷,側臥雕花眠床閒讀「詩韻全璧」;髮型及配戴的胸是強調現代設計感;暗香嬝嬝,一派清雅嫻靜,堪稱「台灣的蒙娜麗莎」!描寫對象雖是家中姊妹,卻是陳進自己與萬象合一 的心緒投射,畫風自在豐富而完美。本作品中的螺鈿漆黑眠床、掛廉均為姊姊陳新家中可見的擺設,呈現陳進的寫實風格。


合奏 Ensemble  1934  200 x 177 cm  膠彩  畫家自藏 

                     化妝 Applying Make-up 1936   212 x 182cm  膠彩、絹  畫家自藏 

《合奏》仕女端坐貴氣的貝殼雕花椅上,秀緻的瀏海襯出嫻靜雍雅的面容 ; 纖纖玉指轉軸撥弦,曲調自成更有情。在素雅的畫布上,樂音卻豐富生動,仿佛看到仕女鮮麗的繡鞋都和著節拍。仕女端坐貴氣的貝殼雕花椅上,身著灰青色繡有金花的長身旗袍,秀緻的瀏海襯出嫻靜雍雅的面容 ; 纖纖玉指轉軸撥弦,曲調自成更有情。在素雅的畫布上,樂音卻豐富生動,仿佛看到仕女鮮麗的繡鞋都和著節拍。陳進以層層膠彩特殊處理螺鈿長椅所鑲之貝殼,使畫面呈現閃閃發亮的貝殼質地,展現工筆之謹細。


《化妝》淨白細緻的五官抹上朱紅,穿金戴玉,搔首弄姿 ; 大紅繡金的長裙襯著別緻的黃綠衣裝,貴氣十足,身後華麗的精花雕屏風都顯失色。背景的兩曲屏風營造富貴而隱密的空間,為姊姊陳新家中真實可見的擺設,呈現寫實風格。


芝蘭之香 The Fragrant of Orchid  1932  膠彩、絹  個人典藏

孤挺花 Flower 1951  46 x 52 cm  絹、膠彩  陳進 畫家自藏

《芝蘭之香》珠玉華麗的鳳冠,三寸金蓮的繡花紅鞋,朱冠垂簾下透露新嫁娘的喜悅與羞澀,身旁蘭花襯托高貴氣質;背景漆器桌椅、上方宮燈、新娘彩衣所繡中華文化鳥紋、右下角台灣在地品種蝴蝶蘭等則表現出台灣的鄉土色。


《孤挺花》庭院裡繁盛的孤挺花,或含苞待放,或盡情開展,呈現出朝氣蓬勃的氣象。陳進蹲下來貼近觀察花葉彼此層疊,強調每支花朵千紅萬紫的姿態,讓觀者沉浸在遍地花語中。


洋蘭 Cattleya  58×77cm  絹、膠彩  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

睡蓮Lotus  膠彩、絹  國立台灣美術館典藏

《洋蘭》陳進以貼近蘭花的視點寫生,漸層紫色的圓滿花瓣讓觀者感受到洋蘭開展綻放的活潑生命力;而修長的綠葉恰好柔和了畫面,呈現出從容自適的沉靜。台灣以「蘭花王國」的美名享譽國際。蘭科花卉具有強韌環境適應力,花瓣外型柔和圓滿,色澤鮮明,依照原生產地、外型香味不同而分為國蘭及洋蘭。賞花是生活裡的藝術,不僅賞花之姿色,也欣賞花的格調,以與人格的精神相互比擬。孔子曾言:「芝蘭生於深谷,不以無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為困窮而改節。」蘭花在中華民族中有悠遠的歷史,被傳為幽靜、典雅脫俗、高風亮節的象徵。


《睡蓮》田田蓮葉間數朵盛開的紅蓮,金魚則賦予畫面的流動感。蓮與魚有「連年有餘」之吉祥象徵。


【 典 藏 衍 生 商 品 】

翠意春曉口金包 陳進 手風琴 翠意春曉手拿包 陳進 手風琴
娉婷花語 口金包 陳進 孤挺花
娉婷花語手拿包 陳進 孤挺花
台灣仕女之美 名畫 典藏明信片套組

品味花杯 陳進 洋蘭
沉浸花杯 陳進 孤挺花
蘭手札 陳進 蘭
月下美人手札 陳進 月下美人
洋蘭手札 陳進 洋蘭


【 陳 進 相 關 書 籍 】


台灣女性日本畫家生誕100年紀念-陳進展 Chen Chin Exhibition
紀念陳進誕辰一百週年的本展,共展出陳進代表畫作80件以及素描等;陳進1907年出生在臺灣富裕的家庭裡,在台北第三高等女學校就讀時接受日本畫家鄉原古統的指導,畢業後到日本東京女子美術學校留學深造。在學中即已初露頭角,入選第一屆台灣美術展,1934年以第一個台灣女性入選帝展,以膠彩畫技法作畫,《合奏》與《悠閒》二作品為前半生的代表作,以傳統的日本畫技法描繪富有台灣地方色彩的女性人像,或刻畫人物彼此的互動,藉以增加畫面的豐富性與感動力。 陳進膠彩畫擅以閨秀仕女及花卉表現台灣風土人文,「鄉土色」的創作乃生長於斯愛於斯的自然流露。閨秀仕女,典雅而摩登,美目盼兮,傳其神似;花卉則描摹其內在品格,映照靜觀自得的心境。

作者/出版:涉谷區立松濤美術館
出版語言:繁體中文/日文
ISBN:20001505
定價 NT$800

閨秀.時代.陳進
在日本人統治的動盪年代裡,十九歲的女孩陳進,隻身到日本學畫,從此走向繪畫的旅程。她是走出閨房的時代女性,走進時代的大家閨秀。憑著堅毅不屈的學習與創作精神,以纖細的日本膠彩美人圖風格,描繪早期台灣女子的溫柔婉約,更展現昔日台灣的另一種風情。她的畫,忠實的記錄她的一生,更捕捉了那個時代台灣最美麗的容顏。她的畫,忠實的記錄她的一生,更捕捉了那個時代台灣最美麗的容顏。

作者:田麗卿
出版:雄獅
出版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578980027

定價 NT$600


圖文資料來源:台北市立美術館‧北美館‧文化部台灣網路美術館‧台灣的閨秀膠彩畫家100年誕辰陳進展展覽專輯